自由业者:8.6%在建筑业、7.1%为咨询行业从业者

全球疫情防控【俄罗斯自由业者在疫情中成长】受新冠肺炎疫情和国际原油市场动荡的冲击,俄罗斯经济今年以来出现下滑。眼下,“自由业者”这一对俄罗斯社会而言较新的就业群体正在帮助国家和个人渡过难关。在俄罗斯,“自由业者”是一种税收身份,持该身份的纳税人年收入不能超过240万卢布。根据俄联邦税收规定,零售行业和服务业的“自由业者”只缴纳4%的税,而公司则应缴纳6%的税。 俄联邦税务局的数据显示,至8月底,注册为“自由业者”的人数大约为100万人,其中的16%从事客运行业、8.6%在建筑业7.1%为咨询行业从业者、7%出租公寓以及6.1%从事送货服务。俄罗斯《公报》9月援引国际劳工组织公布的数字显示,全球工作时间仅在2020年第二季度就因新冠病毒大流行而减少了14%,相当于损失了4亿个全职工作。俄罗斯的“自由业者”群体也随之日益壮大。

随着新冠病毒大流行造成经济下滑,“自由业者”群体在俄罗斯正快速增长。根据俄支付平台Yandex.Kassa提供的数据,今年上半年全俄罗斯“自由业者”人数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10.5倍。俄私人中介服务网站YouDo服务机构资料显示,在该机构注册的全俄“自由业者”数量增加了8倍。莫斯科市政府则称,该市今年上半年“自由业者”人数大幅增加71%,从19万人增加至32.4万人,占莫斯科740万就业人口的4.4%。

俄支付服务提供商QIWI集团首席执行官普罗托波波夫表示,俄罗斯正式注册的“自由业者”群体当前正处于快速壮大阶段,“除联邦政府推出新的税收制度外,‘为自己工作’的观念也在助推这种趋势”。而普拉瓦律师事务所执行合伙人雷丁则认为,促使“自由业者”队伍快速壮大最主要的原因是新冠病毒大流行。首先,俄罗斯“自由业者”增长,直接原因是失业率增加。疫情前,一个失业者身后,至少有两个职位可供选择。疫情后,情况恰好相反,至少有两个失业者竞争一个职位。其次,为减少纳税额,更多公司雇佣这些“自由业者”。第三,当人们因疫情原因在家待上三四个月时,开始喜欢上“自由状态”,从而选择主动辞职而不再返回办公室。佩恩&帕佩尔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嘉盖伊表示,无须提交纳税申报表,就可以得到税收减免,这有助于“自由业者”前往税务机关注册登记,“而政府则以此摆脱地下经济束缚”。

此间经济界人士认为,俄政府推动自主择业存在弊端。一方面,根据求职网站HeadHunter公布的一项有关“自由业者”税收制度弊端调查,56%受访者担心“自由业者”缺乏养老保障(除非其自愿缴纳社保基金和养老基金),44%不满意“自由业者”没有病假和产假,32%不满年收入240万卢布的限制。此外,“自由业者”制度可能冲击针对中小企业的税收政策。嘉盖伊说,国外对“自由业者”的活动往往有额外监管要求,例如在英国居家工作者必须获得许可才能使用自家住所作为工作空间,“在俄罗斯,还没有针对个体经营者的监督机构”。

麦肯锡全球研究院不久前在一份报告中指出,“自由业者”能够刺激竞争,促使商品与服务的质量上升、价格下降,一个有成就的“自由业者”比传统中小企业的中层经理能创造更大价值。俄经济分析人士指出,俄罗斯需要兴利除弊,为应对没有养老保险、产假和病假等后顾之忧,“自由业者”需要考虑成立行业协会或联盟等。

《光明日报》( 2020年11月17日 12版)

Collection

Nginx 一级域名跳转到www二级域名

2020-10-30 17:10:19

Collection

日记202011

2020-11-17 22:25:2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